快捷搜索:

太史慈的老妈还跟着丫鬟们把花碾成浆本来跟并

“是,马上去。”下人心里还纳着闷,平时老爷对待谁都是和颜悦色的,那发过这么大火气,自己可要小心着点。
 
    下人急急忙忙将乐浪郡的主簿和都尉二位大人找来,邴原就不信在这乐浪郡了还找不到一个适合李林的职位
 
    “二位大人,咱们郡里现在还有什么空闲的职位?你们也知道我侄儿现在在家里,就算老夫卖一回人情,给侄儿在郡李谋个差事干。”邴原平时在郡里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不会任人唯亲的,但是这回忽然求人安排自己侄子他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主簿大人行了一會道“大人,为李公子找何时的职位你先前也与我提过,但是咱們郡中的文官中確實没有何时李公子的职位了,看看乌都尉那有没有闲置的职位。”
 
    乐浪的都尉叫乌木,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少数民族,乌木的老爸是乌桓人,老妈才是辽东人,由于继承了他爹的优良基因,乌木从小就力大无比,后来经过举荐到了乐浪当个伯长,在来了与三韩的战争中表现出色,奋勇杀敌,被邴原太守提拔成了郡里最高的军事长官都尉,当然也是因为上一任都尉挂了
 
    “大人,咱们郡里的兵本来就不是很多,所以卑职认为咱们应该再找一些兵马来预防三韩和高句丽,所以某觉得让李公子去训练新兵也不是不可。”乌木为人直爽,住的主意还真不错
 
    邴原点点头,可是又想自己这侄儿自幼就没有习过武,哪有本事带兵啊,可是又害怕别人的眼光摸着也让邴原为了难
 
    “乌都尉,你看我这侄儿从小就没有接触过武艺和带兵什么的,这让他训练新兵我看他也会应付不过来啊”邴原说是老脸也不禁一红
 
    “这……”乌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了一会
 
    “大人,这训练新兵几位简单,就让李公子先去适应一下,等主簿大人那有了闲置在让李公子接任也不迟啊。”乌木虽然人长得粗里粗气的但人可是不笨,李林卖肥皂的事他也听说了,名门之后搞推销,谁都看得出来邴原老脸上挂不住了,他也是想了一个权宜之策
 
    “行吧,明天就派人去通知元杰,让他立刻去训练新兵,然后乌木都尉你找个懂得训练的人带带他,别让他在给我出丑!”(哦?怎么多了和‘又’字)邴原看也没别的好办法了,狠下心来做出了决定
 
    翌日,李林还在房里跟着一家子人忙活生产地事,连平时一直闲着的太史慈都跟着忙活,太史慈的老妈还跟着丫鬟们把花碾成浆,本来跟并也不缺她那点劳动力,本来就忙的要死,老太太一来根本也没什么变化,可是这老人家就是一个受苦的命,让她老呆在屋里踏着身子骨倒不适应了
 
    李林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看来要建一个打得作坊了,多雇几个工人,要不就靠咱们府上这十几号人可不够使的。”
 
    还没说完,玉儿从外面跑进来大喊“公子,玄莬郡杨大人家订100块肥皂”
 
    “好嘞”众人皆开心的一起说了声,对然很累,但是家里卖的肥皂这么火谁心里都是高兴地
 
    “娘的们这帮人是要吃肥皂啊,用的这么狠!”李林骂道
 
    刘颖在一旁笑着说“你啊,卖不出去的时候着急,现在买的人这么多,都没到外郡去了你反而不高兴了。”
 
    李林笑道“我这不是害怕我的好娘子累到了嘛。”说着还撒娇般的拉住了刘颖
 
    玉儿一听有些气鼓鼓的就要出去,李林将她轻轻一拉,玉儿就扑进了李林的怀里
 
    “哪去,都跑了一天了,现在这里歇会!”李林一边揉着玉儿的肩一边说道
 
    “嗯。”玉儿的声音细的就像蚊子,心里满是甜蜜。刘颖在一旁笑笑什么也没说
 
    当这个房间都充满着微妙的气氛当中时,下人忽然来报,太守府来人了,李林紧忙洗洗脸跑到前堂
 
    来到前堂只见一个身穿戎装的兵士正在那站着,李林心里打着鼓‘这是哪一出啊,难道我逃税让执法队的找上门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