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史慈会意上前一步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汉了一声

太史慈听了李林大话大为惊讶‘嘿,原来是让我来顶他的刚啊,到时候你歇着工作我来做,元杰你可真是个好兄弟’太史慈在旁边一阵无语。
 
    兵曹听了也是十分为难,犹豫着“这个……恐怕我还要和都尉大人禀报一下……”
 
    李林眼睛一转,从还礼取出一些钱来,偷偷塞进兵曹的手里,笑道“这件事就不劳烦大人了,我自会与我伯父说的,大人就先多给我一套军服就可以了。”
 
    自古以来受贿者都是不会缺少平台的施展自己的能力的,李林这一举动甚是得到了这个兵曹的好感,来年太守大人的侄子都给自己上炮,那自己多有面子啊,再说人家就有这层关系,刚上任就是个伯长,往咱这拉个屯长有谁会反对。
 
    兵曹掂量一下自己手里的钱,笑笑道“这点事还算是,我叫人多备一套军服很容易,李伯长不要忘了跟太守大人说一声就可以了。”
 
    李林哈哈一乐带着太史慈就下去拿军服去了,太史慈一阵郁闷,手里捧着军服,自己早上起来稀里糊涂的就被李林抓来当了壮丁搁谁谁都郁闷。
 
    “元杰,你可真行,我还以为什么是呢,不久是让我来帮你练兵吗,用得着还硬把我拉来吗”太史慈嘴上虽然没说不乐意但是任谁都能听明白这语气里的含义。
 
    李林笑着拍拍太史慈的肩膀道“子义兄,你可是我亲大哥,这点小事还我与计较,再说咱刚上任就是一个伯长一个屯长,我这个伯长就是一个摆设,以后我管的那几百人都是你的。”李林心里还想着‘咱家伯父还真够意思,老子刚来就是个伯长管着500新军,就算真上了战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吧……呸呸呸,死什么死,现在来自过着这么好的生活,家里有娇妻美妾,家外财源滚滚,c’
 
    太史慈想想还是觉得自己被坑了,斜眼看着李林道“你怎么不找方方啊,他的本事可不比我低。”
 
    李林一听乐了,自从上回太史慈和方方比武没有的结局之后,方方和太史慈仿佛一直叫着劲,方方这人少言寡语,但是还是心高气傲的,太史慈就更不用说了,在历史上连小霸王孙策都看不起,他服过谁啊,李林心血来潮想学学武艺,他俩都交了还几天,可是只要太史慈叫方方就在旁边挑毛病,方方交时候太史慈也是一样指指点点的,这谁受得了,俩人可给李林折腾的够呛,幸好后来全家都要去制肥皂,不然李林这把老骨头还不弄散架子喽。
 
    “方方哪有子义兄你厉懒散的在校场上咣当着,李林和太史慈早就穿戴好了军服,来着一看李林立马就活了‘嘿新兵就是新兵,一点组织行纪律性都没有’给太史慈试了个眼神。
 
    “全体集合,按照招兵册上的名字顺序站好!“太史慈会意,上前一步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汉了一声。
 
    这帮人还算听话,虽然乱作一团但是还是很快的站好了队伍。
 
    这时一个一看就是一个老兵油子的人跑了过来“请问是不是李伯长?”
 
    李林一看这货心里就觉得烦,来年正眼都没看他一下答道“是我,你是何人,找我何事?”语气就透着长官的范,李林虽然没单过什么官但是没吃过猪肉还买看过电视。
 
    那人拱手一礼道“我是都尉乌木大人派来协助伯长练兵的,这是这500人的名册。”说着递给了李林一本名册。
 
    李林拿过来心里赞叹‘靠!还是竹简的!’那和翻了翻,抬起头对那人说“我不需要什么人来辅佐,你告诉乌大人说我李林谢谢他了,这500新军的训练我还是做得来的,我不会给我伯父丢脸的,你把训练的日程表给我就去找乌大人复命吧。”
 
    ‘靠!有你在我不是还要天天让人监视,想翘个班都不行,再说我私自将太史慈带了进来有你在不是露馅啦,就算不是这样,让我天天看着你丫那张欠抽的脸我都受不了,你还是滚得越远越好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