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as

论是自己培养出来的还是像楚休这种半路加入的

御气五重当中,内罡和外罡乃是一重天地,三花五气又是一种天地,最后的天人合一境界则是御气之境的巅峰。
 
    昔日楚休能轻松的以内罡斩外罡,但现在他想要以外罡境斩杀一名凝聚了顶上三花的强者却是难之又难,哪怕眼前这人其实已经衰老。
 
    江家老祖冷声道:“老夫虽然老朽,但也一样挥得动拳!”
 
    “是吗?就是不知道江老爷子你现在还能挥得动几拳?”
 
    楚休的眼中露出一丝锋芒来,收刀出拳,手捏印决,大金刚轮印轰然落下,金色的罡气绽放,镇邪诛魔!
 
    看到楚休竟然使出了佛门的功法,江家老祖也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楚休心思歹毒阴狠,做事更是不留余地,这样的人竟然也能用出佛门功法来?开什么玩笑!
 
    不过此时江家老祖也顾不得思虑这些了,他那老迈的身躯重新爆发出了强大无比的罡气波动,随着他那一拳拳落下,罡气宛若百花绽放一般,一层叠加一层的轰然爆发,威势极其惊人,这种拳法的精妙之处便是可以将一重真气爆发出两重甚至是更多的地步。
 
    精神气合一,罡气飘扬鼓动,此时的江家老祖宛若恢复到了巅峰时期那般,出手之间强大无比,就算是楚休的大金刚轮印势大力沉,也只有被一拳轰飞的份儿,并且内腑都受到了一些震荡。
 
    不过此时的楚休却好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堪称疯狂的一次次冲上来,将快慢九字诀的近战杀法施展到了极致,还偶尔以天绝地灭大紫阳手偷袭。
 
    只不过这邪门的掌法对于江家老祖这种级别的武者来说用处不大,江家老祖的自身的内力修为要远超楚休,紫阳魔焰刚一入体,便被他硬生生逼出来,最后一拳反打向楚休。
 
    一开始的时候江家老祖还没感觉出来什么,甚至其他江家的武者看到自家老祖宝刀未老,竟然还如此的神勇,他们的气势还很足,但打到了最后江家老祖却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对。
 
    拳怕少壮这句话放在江湖上有些问题,但同阶当中,一方若是正值壮年,一方而则是气血衰败,那在两者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获胜的多半是前者,毕竟身为武者,肉身的衰败对于战斗力的影响是无法避免的。
 
    现在的江家老祖已经足够老了,甚至老到要靠闭关减少活动来延长自己的寿元。
 
    眼下别看是他在压制着楚休,但楚休却是在以伤换命!江家老祖现在每轰出一拳,其实他轰出的都是自己那为数不多的性命!
 
    江家老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
 
    这是他们江家的劫难,也是因果报应,也该到还的时候了。
 
    当初江西晨要杀方正元时向他汇报过,江家老祖也是同意了。
 
    因为那方正元为人实在是有些太过迂腐了一些,简直死硬到了极致,软硬不吃,并且那时候方正元都已经把目光盯向江家了,一旦让他发现把柄,把事情彻底闹大,那就算是魏九端想要保住他们江家也是十分困难的。
 
    所以江家才会兵行险招,直接干掉方正元,这样便没人来针对他江家了。
 
    谁承想死了一个死守规矩而且还迂腐至极的方正元,却又来了一个胆大包天的疯子。
 
    前者虽然麻烦,但却不会要了江家的性命,而后者则是真敢去灭了他们江家的!
 
    这或许就是因果报应了,只不过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他能做的便是用尽全力,斩杀楚休,这样才能为了他们江家赢得最后一丝生机!
 
    在这一瞬间,江家老祖周身白色罡气鼓荡,强大的拳劲凝聚在一点,异常的耀眼和璀璨,但与之相比,江家老主的身体则仿佛是瞬间衰老了十几岁一般,带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衰老腐朽的身躯跟瑰丽璀璨的拳势形成了一个十分鲜明的对比,但这一拳落下,那股强大的气势却是直接笼罩在整个议事厅内,好像形成了一个漩涡一般,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拉扯到其中!
 
    迎着江家老祖的一拳,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像江家老祖这样寿元已经到了尽头,只能苟活的武者看着很弱,但实际上真正到了拼命的时候,他们却是比谁都要恐怖。
 
    因为像江家老祖这样的存在已经明知道寿元将尽,必死无疑,所以在这最后一战当中,他们反而能够将生死置之度外,极致升华,爆发出自己最强的威能来。
 
    那璀璨瑰丽的一拳燃烧的是江家老祖的生命,无比的强大,并且封锁楚休周身所有闪避的空间,逼得他只能硬抗。
 
    握紧手中的红袖刀,这一瞬间楚休身上的气息变得无比的恐怖,仿若从地狱当中走出来的恶鬼一般,带着无尽恨意的阴邪黑气缭绕在楚休的刀身上,楚休的眼中。
 
    一刀斩出,宛若地狱之门盛开,那股阴寒之意让整个议事厅的温度都瞬间下降,好似严冬一般!
 
    阿鼻道三刀!
 
    不过这一次楚休用的可不是第一刀,而是直接将第二刀的恐怖威能爆发而出。
 
    漆黑色的刀芒在那璀璨的拳劲之下好似即将破碎一般,但最终那恐怖魔刀却忽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血煞之力,轰然一声罡气爆响,拳劲消散,江家老祖望着楚休,好似要说着什么,但最终去却晃了晃身体,轰然倒地!
 
    “老祖!”
 
    后方江西晨等人同时悲呼一声,眼中露出了悲痛之色。
 
    PS:过年浪够了,七月也回归疯狂码字状态,这几天QQ阅读有推荐,如果没有意外,推荐期每天会四更的,早上一更,晚上三更,持续四天,也到月底了,有月票推荐就疯狂砸过来吧!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什么叫敬畏(打赏补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0o雨小莫o0的打赏补更的。
 
    阿鼻道三刀的力量就算是现在的楚休也没能完全掌控,昔日楚休动用第二刀时差一点就压制不住那股强大的反噬之力,而现在楚休在动用第二刀之后却是立刻结出者字诀,内狮子印,以内狮子印的强大力量镇压自身,倒是很轻松的便将自己的反噬之力给镇压了下去。
 
    随着江家老祖被杀,江家其他的族人则是彻底绝望了。
 
    正如同楚休说的那般,这一次楚休根本就不会给他们闹大的机会,整个江家都已经死绝了,又有谁会把事情闹大?
 
    “逃!逃出去!”
 
    江西晨冲着他们江家几名小辈厉喝的大喊着,现在他只期望着他们江家这些天赋好的年轻小辈能够逃走,这样他们江家还能有一丝希望。
 
    不过此时楚休已经用内狮子印彻底将阿鼻道三刀的反噬给压了下去,他持刀走来,淡淡道:“现在才想起来逃吗?太晚了一些。”
 
    如果方才有着江家老祖和江西晨联手挡住楚休等人,其余江家的人一心想要逃走的话还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现在江家老祖已经死了,仅凭江西晨一人便想拦下楚休,完全就是痴人说梦!
 
    红袖刀斩来,一瞬间刀芒仿若细雨一般连绵不绝,强大的血炼神罡夹杂在刀芒当中爆发而出,那股强大的力量让人颤栗,直接把江西晨给逼到了极致。
 
    “我跟你拼了!”
 
    江西晨怒喝一声,周身的白色的罡气此时竟然泛起了一丝血色,他周身气血在涌动着,疯狂的开始燃烧,一拳落下,血色拳芒映衬得他整个人都恐怖无比。
 
    “拼命竟然还留有一丝余地,你比起你们家老祖来可是要差得远了!”
 
    阿鼻道三刀中的第一刀轰然斩落,无间地狱死门大开,漆黑色的刀芒划过长空,江西晨的尸体轰然一声倒在了地上,身体直接被斩成了两截,但却诡异的没有一丝鲜血流淌而出。
 
    看着江西晨的尸体楚休摇了摇头,这江西晨若是真的想要跟他拼命,那对楚休或许还有点威慑力。
 
    但方才这厮却还留了几分力气,或者是在幻想着把楚休重伤后自己也能逃走,这可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连拼命都不敢拼的彻底,这样的人不死谁死?
 
    而这边随着江家老祖和江西晨一死,其他江家的武者跟关中刑堂的武者比还真不够资格。
 
    关中刑堂出身的武者,无论是自己培养出来的,还是像楚休这种半路加入的,其他的先不说,起码实力都要比同阶的江湖武者要高一个级别。
 
    像是江家这些长老中虽然还有几个外罡,但却完全不是杜广仲等人的对手。
 
    一刻钟后,杜广仲走过来,冲着楚休拱拱手,带着些许的不适应道:“楚大人,江家之人,已经……全部被斩杀!”
 
    今天这件事情对于杜广仲的冲击可以说是最大的。
 
    以前的杜广仲是标准的老派江湖捕头,虽然不算心怀侠义,但却是严谨的守着关中刑堂的规矩。
 
    结果最近这些年他可以说是彻底的堕落了,贪墨税收不算,如今更是在证据不全的情况下动手屠戮关中的武林势力,将其斩尽杀绝,这种事情他可是第一次做,所以还有些不适应。
 
    “去把江家的宝库等地都打开,将所有的资源都移入到议事厅当中。”楚休吩咐道。
 
    过了片刻,杜广仲等三人立刻把东西都搬到议事厅内,有功法秘籍,也有修炼资源,还有一些刀剑兵器和紫金等珍惜财物等等,加起来可是足足有十几个大箱子。
 
    将所有参与屠杀的关中刑堂武者都喊来,楚休看着在场的众人沉声道:“关中刑堂有关中刑堂的规矩,但我楚休也有我楚休的规矩。听话的有赏,出力最多的也有赏!”
 
    楚休指着眼前这些从江家搜刮出来的东西沉声道:“这些东西,两成是你们的,三成是我的,五成是要交给刑堂的,能拿多少东西不在我,而在你们有没有能力去做!”
 
    这些话一出,巡察使堂口的那些捕快捕快眼中都是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与兴奋之色。
 
    不是他们没见过好东西,而是关中刑堂从来就不会像楚休这般简单粗暴的给他们分东西。
 
    就比如关中刑堂的税收都是从底层收上来,然后再按照人员发放到下面,给多少完全要看刑堂内部的决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