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还没到号角声已到一刻到的可不就是简简单单的

  “嘿嘿嘿!骂得好!骂得好啊!”阎柔听得很是过瘾,不停的大笑着。
 
    一旁的孙礼虽然没说话,但是看那个样子,也是有着隐隐约约的笑意。
 
    阎柔笑道:“呵呵!子义如今把这畜生逼的连出营应战都不敢!看来这个畜生要败了!”
 
    而孙礼思索着说道:“按理说,以许亮的实力,不应该这么快就被子义给打败啊!怎么不出战呢?难道是等到吧太史慈的精力消磨没了?”
 
    阎柔偏着嘴,没好气道:“怎么着,你还为那畜生说话啊!”
 
    孙礼摇摇头,道:“扯淡,但是这事情肯定有蹊跷!”说有蹊跷,当然有蹊跷,一鼓作气这样的话,司马懿也即是糊弄糊弄鲜于垠这样的250而已…………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冀州最后之战(1)
 
    “出来!”营外的太史慈已经骂累了,看着这营中的许亮已经下定心思做缩头乌龟,也就缓缓退去,而司马懿也是打发走了众人,帐内就剩下自己一个,司马懿立即对虚空说了一声。
 
    “主上!”从暗处,一个暗刺缓缓的显露出来,也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怎么进来的。
 
    但是司马懿显然比平时要焦急不少,立即伸手,什么都不说,但是暗刺当然明白啥意思,立即从怀中拿出书信叫交到了司马懿的手里。
 
    “啪!”看过书信的司马懿竟然出现了少有的狰狞的面目,巴掌狠狠的拍在了眼前的案子上,恶狠狠的说道:“王昌负我啊!”不错,这书信正是长安沦陷之事,司马懿一看,长安竟然被李林打了下来,脑仁直疼,一直自认为处变不惊的司马懿,竟然露出了这样的模样。
 
    “主上!”暗刺轻轻的说了一句,又从怀中拿出书信递了过来。
 
    “还有!”司马懿重重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不知道这是好的还是坏的消息,但是司马懿还是飞速的拿了过来。
 
    “啪嗒!”看过了书信的司马懿,根本不相信这书信上缩写,甚至是不愿意相信这书信上所写,刚才司马懿是愤怒,是狰狞,但是现在,司马懿已经是呆滞的愣愣的看着空气,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情报可是打探清楚!”司马懿多么像是自己训练出来的暗刺出啦差错,但是暗刺哪是那么容易出错的!
 
    “此事…………”暗刺犹豫一下,司马懿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表情,而暗刺,也是第一次出现了犹豫,但是还是摇摇头,道:“此事千真万确!”信任自己同伴的情报,这是暗刺的必修课,若是连这点都不信任,那么情报从何而来?
 
    “张燕!”司马懿紧咬着牙齿,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了两个字。
 
    张燕!为何是张燕?不要忘了,张燕还在荥阳与高览对战,而文稷领兵赶到,带了张燕之女张素素的书信,加上李林活命的消息传来,早就已经心怀不满的张燕,竟然起了静观其变之心,停止了对荥阳的猛攻,而自己也是一直在荥阳一带盘旋,坐着若有若无的攻打,其实张燕的心,已经渐行渐远,而刘和可是不知道且行且珍惜,依旧是的暴躁已经让张燕忍无可忍,而李林忽然的叫嚣天下,让张燕更是认识到,只要李林活着,这刘和,甚至是司马懿,根本就不只是李林的对手,而寒冬已经降临,数九隆冬,无论张燕想不想反刘和,麾下的大军对于寒冬时期的作战都是大为不满,而且也已经出现了损失,毕竟张燕的并州兵的素质而不是那么好的。
 
    有意思的一幕发生了,张燕竟然撤军会并州了,并州有张燕父子经营多年,就连司马懿都很难插手,虽然有给张燕一个拉拢态度的成分,但是不得不说,张燕对于管理麾下兄弟还是很有一套,自己老牌黑山军的弟兄,皆是忠心耿耿。
 
    张燕以隆冬来临,无法征战,将士损失惨重,长此以往必将全军覆没,这个看似合理,但是在这样的时期很是诡异的理由撤军回了并州,这代表什么,荥阳之围已解,高览直接可以兵发虎牢关!
 
    而此时,更有李林攻下长安的消息传来,长安一下,立即可以攻打潼关,洛水已破,也就是说洛阳三面都是敌军,围殴背面的河内尚且安全,但是河内易攻难守,司马懿压根就没有安排多少兵马,有何没有都一样,刘和这下死定了!
 
    “看来…………”惊讶过后,司马懿很快就已经调整过过来,又变成了以前的满目的精明,缓缓道:“河北是该又一个了解了!”
 
    为何司马懿一直压着许亮和鲜于垠不出兵,己方实力尚在,怎么可能被太史慈堵着营门口骂上三天,正是司马懿在等,等待这南北消息的传来,情报,永远都是战争之中最重要的,司马懿乃是掌控大局者,怎么会只关注这一出的战事。
 
    如今,几路兵马都已经被击破,唯有许亮慈湖还保存着实力,还能如何,只能在此地了解,但是结果,司马懿已经想到了,直接跑吗?肯定不行,就看着许亮的那个样子就是根本不可能,趁着冬天最冷之时的到来,这冀州的最后一场仗,必须要要打!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阵的鼓声,在一场大雪之中,两边兵马已经摆开了架势。
 
    呼呼的北风之下,许亮在北,太史慈在南,显然大雪一下,朔风直接把雪片往太史慈麾下大军的脸上砸,司马懿挑了这一天交战,当然是有原因的,许亮占足了天时地利。
 
    哪有很么废话,太史慈倒是想在大骂几句,但是一张嘴,北风夹杂着雪花就吹了进来,自己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赶紧摆手,一旁的士兵赶紧灵气舞动,等个屁,杀!
 
    “啊!”一声声逆天的吼叫,就算是寒冷刺骨,就算是朔风如刀,就算是雪花凛冽,但是依旧挡不住一个个士兵的激情,震天的吼叫声中,双方几乎同时发动攻击。
 
    “先登营!准备!”许亮一摆手,一旁的传令兵立即吼了一声。
 
    先登营!这不是鞠义麾下的精锐,怎么会出现在许亮这里。
 
    当然,李林在幽辽起家,更是在幽辽重新训练了这些兵种,专利在李林手里,但是许亮想要山寨还不容易。
 
    “放!”精锐的弩手箭矢射出,在北风的帮助之下,射程威力更盛一筹。
 
    “骁骑营左路突破!”许亮满脸的阴霾,阴狠的说了一声。
 
    骁骑营,李林起家之时便有的家底,长安一战,一千骁骑营全军覆没,但是那可是盯着几万的敌军之下,护着李林冲出重围,可见其战力。
 
    “啊!”对面强劲的弩箭射了过来,冲在最前方的太史慈士兵立即倒下一片。
 
    “辽刀!辽刀!”而左翼的士兵也是尖叫了起来,就看着一队骑兵冲锋而来,手中的兵器是那么的眼熟,竟然是李林所发明出来的辽刀,立即杀的左翼士兵哭爹喊娘。
 
    “妈的!”太史慈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心中犹如烈火在烧,自己主公所创之物,今日,竟然被这个叛徒用在了主公自己的兵马身上。
 
    而太史慈的青州兵虽然训练有素,但是面对着这样的幽辽军,几乎算得上是正派的幽辽军了,竟然一时间毫无还手之力。
 
    “许亮!我看你还有什么兵马!”太史慈犹然不惧,报吼一声,喝道:“蹋顿!”
 
    “呜…………”在太史慈吼叫的同时,一阵熟悉的号角声已经响起。
 
    “怎么回事!”正在右翼等待进攻命令的鲜于垠纳闷的看向了自己的右边,胳膊依旧吊着,但是心中不甘的鲜于垠还是到了战场上,亲自上阵杀敌是不可能了,估计鲜于垠也没有那个胆量,但是要表现出来自己的威猛还是极好的。
 
    就看一片黑名踏雪而来,人还没到,号角声已到,而下一刻,到的可不就是简简单单的声音了。
 
    “乌桓的勇士们!都好久没出来了!杀啊!”黑影之中,蹋顿策马疾奔,顶着狂风还不停攻打吼叫道。
 
    乌桓骑兵,蹋顿这支部队正是隐藏在了下来大军右翼,而这右翼驻守的兵马呢?就是悲催的鲜于垠了。
 
    “投枪!”蹋顿一声怒吼,自己率先从背后的匣子之中抽出来了一支细长的投枪,身后三千乌桓骑兵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敌军杀来了!兄弟们!给我上啊!”鲜于垠哪里知道这乌桓骑兵的厉害,立即怒吼一声,自己没法上吗,立即指挥着麾下士兵冲了上去,许亮在中路和左翼打的太史慈兵马哭爹喊娘,自己当然不能落下。
 
    “嗖嗖嗖…………”鲜于垠的兵马杀出没多远,就看到对面的黑影头上,忽然又窜出来了一片黑影,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是多么的明显,有的士兵甚至都在好奇这是个什么玩应。
 
    但是下一刻,他们知道这到底是啥了…………
 
    “啊!是投枪!是投枪!”最前排的士兵忽然发现了奔着自己头顶而来的东西,正是一根投枪,下意识的就像躲开,但是蹋顿的乌桓骑兵何许人也,那也是李林起家之时便有的兵种,但是在幽辽之中,也就是马上长大的乌桓人有这样的本事,在飞奔疾驰的马上透出精准的投枪,当然了,还有更加牛逼的骑射…………
 
    躲是躲不了了,一根根投枪以一定的角度落了下来,鲜于垠的兵马一阵阵的惨叫,直接被投枪钉在了地上,有的士兵聚集的紧密的地方,直接被喘了羊肉串。
 
    几轮投枪飞速的射出,蹋顿当然是要拿出来自己乌桓骑兵最强大的实力,双手立即展开,好似是雄鹰在马上飞翔一般,等着前方敌军,厉声喝道:“环形骑射!”
 
    “喝!”一正怒吼,这便是乌桓人接令的方法,本来密集的骑兵冲锋阵立即散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