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太史慈又一次前来挑三天都是如此次次都是叫着

 “走!”将盾牌举过头顶的匈奴士兵,对视一样,立即组成盾阵,竟然快速他的后退。
 
    “还退了!”王昌在城头上看的是迷糊,这……哪有到城下有忽然撤走的?这李林是不是有病啊!
 
    而一伙的匈奴兵撤走,另一伙举着冰砖的匈奴兵已经冲到了城下,同样的动作,同样的方法,一点一点的在长安的城下垒砌起来了砖墙。
 
    “不好!”王昌看到落在城下的冰砖叫了一声。
 
    “将军!小心!”忽然一声惊呼,王昌感觉身体一下子飞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一块飞来的炮弹正好砸在了刚才王昌站的位置,幸好一个士兵一下子将王昌推开,而自己却是落得一个血肉模糊。
 
    飞溅起来的碎渣打的王昌脸生疼,但是王昌那里管的上这个,立即起来,喝道:“快!敌军要在城下垒砌砖墙方便云梯攀爬!赶紧给我往下扔石块!砸他们!”
 
    长安城墙高大,李林这里做出来的云梯很难够到城头,而只能改造云梯,而那样高耸的城池,麾下士兵攀爬也是要顶着巨大的威力,每一个攻城都是这样,从城外冲到城下,只要防御得当,并不会伤亡太大,而更多的士兵都是在攀爬城池的过程中被城头上的士兵击杀,攀爬的时间越长,损失更多,所以李林发现了自己既然能用这个方法垒起来城墙来,那么就直接在长安城下来一个吧!
 
    “石头!快!砸啊!”就看着城头上的守军立即冒着自己投降掉落下来的石头,往城下扔着石头。
 
    李林一看,都有一点气乐了,无语的说道:“这小子有病吗?这么来,自己不是更方便了!”说着快速的摆手,让麾下匈奴兵加快速度。
 
    但是丢下来的石块确实给冲上来的匈奴兵造成了伤亡,不过在这样能够有多少的伤亡,几万匈奴兵,不是你城头上的石块可以砸退的!
 
    “别砸了!”王昌看了一会,好像自己这石块下去,虽然留下啦一片尸体,但是这垒起来的墙依旧在增长。
 
    “妈的!”王昌大骂一声,看了看四周,还要小心着头顶的危险,忽然灵机一动,立即喝道:“快!往下淋火油!快快!”
 
    火油,滚烫的火油,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再一看,一旁的火油锅竟然已经被砸坏,烧开是不可能了,王昌只好喝道:“直接往下倒!有了油!冰就冻不住了!”
 
    “好!”众人喊着号子,赶紧的将冰凉的火油到倒了下去,当然了对于匈奴兵是一点杀伤力没有,但是可是给了李林在长安城下的工事再来了很大的阻碍。
 
    “好小子!”李林看着一下一下淋下来的火油,眉毛一挑,道:“这王昌还有点法子啊!”
 
    李林立即喝道:“快!给我加速冲上去,土和冰我有的是,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油!”
 
    说着,匈奴兵一波一波的往上冲,泥土,那不是无限供应的嘛!而冬天,水源更是丰富,化开雪水就可以了,然后随便的往成块的土上面一淋,转眼间冬季的严寒就帮着李林这很脆的泥土给冻的比石头还硬,而王昌呢?你能有多少备着的火油,长安城墙又高有长,只要让李林搭好一个地方,王昌就完了。
 
    “嘿!”李林看着冲上去的匈奴人,很是轻松的盘腿坐在了冰墙之上,戏虐的看着长安城下的好戏,耳旁十架投石机“嗖嗖!”的声音更是不会让李林有一点反感。
 
    “差不多了!”过了两个多时辰,一波一波的匈奴兵不知道来来回了多少回,耳边的投石机都已经被操作的“嘎嘎!”直响,估计再来那么一会就要零碎了,李林自己低估了一句,一抬手,迷胡立即停止了投石机的操作。
 
    李林立即起身,喝道:“给我冲!”说着,狠狠一挥手中林刀。
 
    “杀啊!”高墙后面,真正的攻城开始了!
 
    “妈的!”王昌在城墙上感觉到了头顶上的威胁听了下来,但是就看着对面高墙后面一大军的敌军,举着云梯就冲了过来,再一看城下,不少的地方冰墙已经垒的老高…………
 
    “嘿嘿!”李林又坐了下来,向周围摆摆手,道:“迷胡!过来坐回吧!没多一会这就好了!”
 
    “诶!”迷胡已经累的满头大汗,周围的士兵有何尝不是,幸好都是高大威猛的东羌汉子,不然早就累趴下了,这都还换了好几次人呢,也就是迷胡依旧坚挺在那里两个多时辰,你妈四个小时,迷胡虽然累,但是依旧兴奋。
 
    迷胡坐在了李林身边,李林笑道:“正好今天可以在长安城里吃饭了!”
 
    “好嘞!”迷胡也是笑着附和道。
 
    “嘿嘿!”李林又是邪笑了几声,长安城下,自己的攻势终于可以停上一段时间了,不是因为李林不着急了,而是这天真是你妈太冷了,后面更加难搞的潼关,自己这样的方法也就用一次有用,聪明人有的是,就连王昌都知道用火油来阻止,想必自己要是再用这个法子攻潼关,肯定是不成了,潼关乃是仅次于虎牢关的天下第二大关,就只能放在暖和一些以后了!加上其实李林还有一个更大的隐患,为何要这么着急拿下长安,因为李林的粮草已经见了底,对于这些随吃随抢的胡人当然没有想过这个,但是行军打仗胡人解决粮草的法子有个屁用!
 
    “要三九了吧!”李林嘀咕了一声,一边的迷胡压根没听,很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攻城战…………
 
    “主公!长安城头挂起白旗了!敌军投降了!”又过了一阵,王昌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挡李林的大军了,倒不如留着一条命,投降说不定李林还能接着用他!再说,他跟李林没有大仇,李林也没有必要杀他…………
 
    “进了长安!呵呵!可以过年喽!”李林笑了一声,一挥手,喝道:“进城!”
 
    “妈的!赶紧把城门口的石块给我搬走!”
 
    “快着点!”
 
    虽然想进城,但是这长安城门下垒着一大堆的石块,都已经冻的严严实实,放下来到时容易,你要是想挪走,那可是费了劲了,李林直接在城门外被自己造成的后果憋了半个时辰,才挪走,大军缓缓进城…………
 
    李林西北之事,算是有了一个了结,眼看着下一步就是攻破潼关,挺近司隶,而这个时候,李林选择了自己这边休兵,但是这不代表其他地方同样的休兵…………
 
    “喝!许亮!给我出来,我要与你决一死战!”清河郡内,太史慈又一次前来挑战,一连三天,都是如此,次次都是叫着喊着许亮的大名,啥话都骂了出来,但是许亮就是不出来,高挂免战牌。
 
    “大人!咱们难道一直都这么憋着吗!”营帐之内,传来了一声郁闷的吼叫。
 
    但是这个人可不是被营外敌军大骂的许亮,而是鲜于垠,这太史慈又不是骂他,但是他那个样子却是比许亮还生气,为啥?以为三天前,鲜于垠领军夜袭,直接被太史慈识破,要不是这小子跑得快早就被太史慈一枪挑了下来,就这样,现在看看鲜于垠还抱着纱布吊着的胳膊就知道当时可是被太史慈打的惨烈。
 
    司马懿面色如常的坐在主位上,许亮也是依旧那副冰冷的面孔,显然对外面的大骂根本没有一点反应。
 
    鲜于垠看着这两人越看越气,直接起身,指着许亮喝道:“你说你,难道被他们这么骂,就愿意当缩头乌龟吗?许亮!你敢不敢出去跟他们拼命!”
 
    许亮抬眼看了看鲜于垠,满是鄙视,那个样子就好像再说“要不是你夜袭失败,反而让太史慈一路猛追到了大营这里,如今哪里至于这样!”
 
    鲜于垠咂咂嘴,显然被许亮的表情噎了回去,回头又看向了司马懿,道:“大人这…………”
 
    司马懿一摆手,制止了鲜于垠的话,道:“将军不必急躁,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太史慈如今兵锋正盛,不必与其硬碰硬!”
 
    “诶!”鲜于垠愤恨的哼了一声,看了看自己吊着的胳膊,连个招呼也不大直接就走了出去。
 
    而就在另一处营帐,两座牢笼,孙礼和阎柔靠在柱子上,听着营外的大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